山城五少

遇我,在你懂爱之前,伤我,在你懂爱之后

暂封号

最近几个月因为学习有所下降所以要收手机了。
但是只要成绩回来了就会回来的
我不会走
只是收手机
还是爱你们

既然选择了,就什么都别怕
你还是那个我的小少年
还是那个弟弟们的大哥
还是那个原来发光的你
TYT台风少年团队长丁程鑫,你好。
一见倾程,再见倾鑫
出道快乐

总有那么一个人(上)

总有那么一个人

竹马\中长\ 烂尾\烂笔

这里五少

承蒙厚爱

国庆快乐~



正文

    总有那么一个人,在哭的时候给你糖

    总有那么一个人,在台下看着你舞蹈


    总有那么一个人,在校门口买火腿肠


    九月份,夏天的炎热还未散去,秋天的风却悄然而至。


    丁程鑫破天荒的没有做到最后一排,以前在原来那个班的时候,自己因为个子太高,每次都做到最后一排,后门也常常是挤满了一群以找人为借口而来看丁程鑫的女生,这次到新学校,坐到了倒数第二排,倒数第二排的感觉也没怎么样,反而更不好躲老师。

    “诶,咱学校来新人啦?” 丁程鑫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前排的人。

    真好看。

    丁程鑫对他的第一印象。


    丁程鑫看入了迷,直到那人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才回过神来。

    “啊,哦,你好,我是丁程鑫,是新转来的。” 丁程鑫说完浅笑了笑。

    “我是敖子逸,整个世界的校草。哈哈,我敢保证,我,敖子逸绝对是你这辈子看见过最好看的人!信不信!” 敖子逸摆出一副全世界我最帅的表情,再配上招牌的摸头发动作,倒是把丁程鑫逗的不行。

    “对对对,敖子逸你绝对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


    “哎,有糖没?”敖子逸说着眼里闪着光。

    “没有,今天没带。”丁程鑫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哎,学校管的太严,火腿肠带不进来,糖我也吃完了,这一天啷个过啊!”敖子逸说着说着,原本高涨的情绪也荡到了谷底。

    “这么喜欢吃糖吗?”丁程鑫看他这魂不守舍的样子,想来是个爱吃糖和火腿肠的人。

    “嗯,你不觉得甜甜的,酸酸的那种感觉含在嘴里很好吃吗?我现在想念那个味道,也想念我的小火腿。”敖子逸鼓着嘴,把额头的碎发吹的微微翘起。

    “明天给你带糖吧。”丁程鑫看着敖子逸,眼里闪着光芒。

    “嗯。”敖子逸笑笑,转过去了。

    从那以后,每天敖子逸几乎都有糖吃,下午放学也有烤肠吃,经常看见丁程鑫和敖子逸把零花钱并在一起买东西吃,两个人说说笑笑,打来打去。

    “哎,带糖没?”敖子逸像往常一样趴在椅背上,看着丁程鑫的笔在书上走出一笔一划。

    丁程鑫掏掏口袋,拿出来一把水果糖,放在敖子逸面前。

    “哇,这个糖好难买的,我跑了好几次都没买上诶,你在哪儿买的?”敖子逸抬头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丁程鑫,却发现丁程鑫正盯着他看。

        “喂!嘿!”敖子逸看丁程鑫盯着他看入了神,这么一吓丁程鑫才回过来。

    “哦,咋啦,你刚刚说啥来着?”丁程鑫连忙把自己一副迷弟样儿藏起来。

    “哎,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而且对着我这么一张英俊潇洒的脸,容易走神是很正常的。”敖子逸叹了口气,用惋惜的口吻说道。

    丁程鑫瞪了瞪他,眼疾手快,把糖揣在自己口袋里了。

    “没大没小,我才比你大十个月,大三百零三天,大七千二百七十二个小时好嘛,糖没了啊。”丁程鑫得意地笑笑。

    “啊呀老丁儿~丁儿~丁程鑫~鑫鑫~把糖给我嘛,那个糖我跑了好几次都没买到,这次给我吃一点嘛~”敖子逸跑到丁程鑫旁边,拉着他的手,像个小女生一样对丁程鑫撒娇。

    “这么想吃糖啊,那——你认我做大哥吧。”

    “做啥?我认你做大哥?别想了这位先生,我堂堂敖子逸,一身正气,是那种为了区区几颗糖就放下我江湖第一硬汉的身段人你这个小老头做大哥的嘛!你做梦去吧你!”敖子逸立马站直,摆出一副爱谁谁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摇着丁程鑫胳膊要糖的不是他一样。

    “你叫我啥?小老头?好啊,那,这包人称江湖第一硬汉敖子逸跑了好几次都没买到的糖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品尝这寂寞的酸甜味儿了。可惜了啊,我们第一硬汉敖三爷没这个能力尝尝呢。”说着,丁程鑫翘着手指,把糖剥开,在敖子逸眼前转了一圈,然后慢慢的放到自己嘴里。

    “你!”

    “嘿嘿,认我做大哥我就给你啊。”丁程鑫晃着手里一大袋糖。

    敖子逸对丁程鑫抱了抱拳。

    “鑫哥,受小弟一拜!”

    “行了,糖给你吧。”

    “谢谢老丁儿!”敖子逸拿了糖正准备跑,却被丁程鑫一把抓住衣领。

    “还有啥事儿吗?鑫哥。”

    “那个,回去吧刘海剪短点儿,挡眼睛了。”













好久没更了,谢谢还有这么多人在,感谢
   
   
   
    

总有那么一个人
明天见咯~
爱你们~

唱的不好听
忍忍就过去了
过几天冒泡
爱你们

别哭19

主鑫逸

副七折

黑道架空

专注虐写手

真.小学生文笔

懒癌发作时特能拖文

不要吝啬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哦

要甜饼的请出门右转右转再右转谢谢


一级烂尾预警请接收

正文


    “你们中间有卧底,小心点。”




    “好。”




    丁程鑫抹了抹脸,转身出了房间,敖子逸看了看地上一片湿润,想必又是那人流的吧,敖子逸慢慢蹲下,手指去触碰那一片湿润。





    “嘶。”





     好凉。




    “走吧。”丁程鑫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悠闲的两人,又看了看面前依旧后怕的人们,撂下一句没有温度的话。





    丁程鑫出了仓库,眼后似乎有黑影闪过,转头一看,空空如也。






    黑色。






    怕是太想那人了吧。






    熟悉的铃声响起,还伴随着嗡嗡的震动声。







    丁程鑫从口袋掏出手机,未知电话。






    “谁啊?有事么?”






    “敖子逸在我手上。”






    熟悉的声音,丁程鑫打开免提。







    “我警告你,不准动他,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我能做到。”丁程鑫眼中瞬间爆出血丝,就像一只豹子看着别人抢走了他的食物一般,愤怒,还有一丝的害怕。






    “那我要的东西可简单了,跟四年前一样,你应该还没有忘吧。”







    电话那头的语气有些不对,是得意呢,还是嚣张呢,大概都有一点吧。







    “好,我给你,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在哪儿?老地方啊,我可以允许你多带几个人来,也就是多几口棺材而已嘛,不打紧的。”






    说完没给丁程鑫回家的机会,就挂了,再打过去,已经是空号了。






    三人相互对视,连忙上车,可丁程鑫却没有发动。






    老地方?







    丁程鑫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想法。







    “嘶——”敖子逸缓缓睁开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痛了眼睛,转了转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看了看周围一群保镖和被绑在椅子上的自己,又看了看面前那张熟悉却并没有几分好感的脸庞,那人还是抽着雪茄,一身西装革履,坐在真皮单人沙发上。敖子逸努力回想自己晕倒之前的一切。







    丁程鑫来找他,丁程鑫走了以后他就感觉自己被注射了什么东西。






    大概是迷药吧。







    “醒了?这觉睡得好不好啊?”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呼出一缕烟,将手中还没抽完的大半根雪茄扔到地上,用脚踩了踩。







    敖子逸试图挣开束缚,可除了手腕被手铐勒紧传来的疼痛以外,就只有被绳子困住的紧迫感,让他感到不舒服。







    “你想怎么样?”






    “人还没来齐呢,咱们不急,等人到齐了再谈也不迟。”







    敖子逸心下一紧。






    “我跟丁程鑫没有半点儿关系,他来也没用,你少费功夫!”






    “白费功夫?呵,那可不一定哝!”男人戏谑地笑笑。






    “徐泽,你别得寸进尺!”敖子逸眼睛里充满血丝,他恨不得把这个叫徐泽的人撕的粉碎。







    “当初可是你自己决定离开X.Y来我这儿的啊,怎么,我用我的手下来钓大鱼扩大我的帮会,有什么不对吗?”







    “当初要不是你设圈套,我会来你这儿?你别以为你不说就没人知道!”







    “那既然你懂了,我就不掩藏了,对,你父母是我杀的,丁程鑫所谓的父母也是我的人,你以为这个世界这么大,丁程鑫真的能找到他的亲生的父母吗?那都是我的人,所以,我给丁程鑫一个所谓亲生父母,也利用你给了他失去父母的痛苦,我现在告诉你,是让你知道,你,伤他最深,你,才是罪人。”








    敖子逸感受到一股罪恶感,紧紧的扼住他的咽喉,紧紧攥着他的心脏,让他无法呼吸,无法控制。







    “我原谅他。”丁程鑫带着马嘉祺和李天泽进了停车场,手上拿了一个獠牙项链。







    “这个项链是X.Y的帮主象征,你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别,不值得,收回去!”敖子逸在椅子上急得快跳下去了,他不想让丁程鑫再为他失去什么了。







    “听话,乖一点儿,一会儿回家了,没事儿。”丁程鑫知道敖子逸在想什么,轻声安慰道。










    “丁程鑫!别废话!把项链扔过来!”徐泽有些不耐烦这些儿女情长。









    “你先把敖子逸放了。”









    徐泽向旁边的保镖挥了挥手,保镖把敖子逸的绳子解开,可并没有打开手铐。









    “手铐打开!”丁程鑫呵斥道。









    “手铐这个东西我相信丁程鑫你自己会拆,不用我们再麻烦了,万一打开了敖子逸突袭怎么办啊,到时候的场面就不大好了哦。”徐泽又坐在他的沙发上,慢慢解释道。








    敖子逸慢慢往丁程鑫那里走着,丁程鑫一把拉回敖子逸,把他护在自己身后,把獠牙项链扔到了徐泽那边,牵着敖子逸的手正准备走,却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惊讶如一盆冷水浇灌下来,遍布他的全身。









    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而举枪的人,是李天泽。







    “天泽,你干嘛呢。”马嘉祺有些难以相信,他觉得这是李天泽在跟他们闹着玩儿,可看他眼里的杀气,却又觉得玩笑开的逼真了。







    “天泽,杀了马嘉祺。”徐泽欣慰地看着李天泽。






    李天泽听到这话惊了一下,慢慢把枪口指向马嘉祺,眼睛里的杀气却忽然充满爱意,脑子里的一幕幕都是与马嘉祺在一起的回忆。







    丁程鑫见李天泽正在出神,把李天泽手臂一拉,转了个圈,反扣住李天泽的脖子。







    局面变得有些尴尬。






    “啪——”一声枪响打破了尴尬。







    李天泽两腿发软,慢慢往地上倒去,嘴角里流出鲜红色的温柔血液,马嘉祺向来理智,可这时候,也变得慌乱起来。






    “没事……没事……你先别说话,保存点体力……还能救过来的……嘘……不准说话……我给你打120……别动啊……”马嘉祺捂住李天泽流血的伤口,满手是血,满脸是泪。






    “啪——”又一声枪响。






    马嘉祺感觉到疼痛侵入自己身体的时候,脑子里没有和李天泽的回忆,也没有别人,只有五个字。






    “贝贝……我爱你。”






    “马嘉祺……我——我也爱……你……”






    十指紧扣。






    “走!”丁程鑫理智大于悲哀。






    “等下,我,我动不了,咳咳……”敖子逸突然停住,全身冰冷僵硬,自己想告诉丁程鑫让他走,可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到后面开始剧烈咳嗽,咳出一片刺红,就没什么声响了。但是在他的右手旁边,有三个鲜红的字。







    “我爱你”





    丁程鑫定在原地,可再一次枪响把他拉了回来,他捡起李天泽的枪,向着徐泽打了一枪,哭着打了一枪,正中眉心,一枪毙命。







    保镖都呆住了,他们看着丁程鑫。







    “啪——”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近日,本市某个大型停车场发生死亡事件,四名男子死于枪杀,一名男子死于中毒,目前,警方正在调查……”













《别哭》完结撒花!谢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对于别哭这篇文呢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只是想让自己以后回头的时候来看看的,但是真的很感谢你们,这么支持我,支持《别哭》这篇文,这篇文我不得不说我写的真的很差,尤其是中间和后面,有些稍微赶剧情,细节描写的不够好,伏笔好像也没怎么埋,人物性格刻画的也有些乱,这都是我的不足,谢谢你们包容我,《别哭》这篇文和你们这些支持我的人真的算是我这段时间的一个动力,真的非常感谢,谢谢你们,谢谢看这篇文的你们,谢谢支持我喜欢我的你们,我爱你们

   

   
   

别哭18

主鑫逸

副七折

黑道架空

专注虐写手

真.小学生文笔

懒癌发作时特能拖文

不要吝啬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哦

要甜饼的请出门右转右转再右转谢谢

正文

    三月初的空气中还有几分寒气,让人一出门就感觉到温差。一家坐落在郊外的仓库,门口站了三个男人,高高瘦瘦的,那脸也长得十分白净,他们的低气压和冰冷的眼神,加重了几分寒冷。






    “哗啦——” 一声,仓库的卷闸门被拉开,黑白的装修风格,一层是洗钱的办公室,一层是宿舍,而旁边空出来的两块空地,一边是拳击赛场,一边是射击赛场,而这儿的人,要么穿着妖娆妩媚的低胸短裙黑丝网袜,要么就是染发纹身带了耳钉一副狂野模样的年轻人,再要么,就是一些穿着正儿八经的会计,专门招来洗钱的。卷闸门的开启显然让他们意想不到,都纷纷停下了自己手上的事和嘴中的话,一起看向门口想见识见识是哪位高人。




    “你谁啊?来干嘛的?知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没事儿就TM给老子滚!” 坐在桌子上的男人跳下桌子,慢慢往前走着,看着大门口的三个男人,以为他们是问路的。





    丁程鑫并不理会,径直朝里走去,眼中的怒气涨了几分。




    男人看这三个人并不把他放在眼里,火气蹭的一下就窜上了脑子里。右腿朝丁程鑫背后踢去。





    “不许动他。”磁性的声音响彻整个仓库,还带有几声回音,虽说是从远处传来的,但是霸气却丝毫没有减少。男人听到这声音瞬间把脚放下,低着头,不只是他,所有人听了这声音都变得毕恭毕敬。





    丁程鑫抬头,敖子逸正站在二层中间俯瞰着他,食指指着身后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丁程鑫看了眼后面一群毕恭毕敬的人,冷笑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楼梯,进了敖子逸所在的办公室。马嘉祺和李天泽相互对视一眼,一齐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有什么事吗?丁大帮主。”敖子逸坐在椅子上,两条腿交叉重叠搭在在桌子上。





    “为什么。”丁程鑫声音异常的冰冷,听不出一点感情。





    “什么为……”





    “我问你为什么!”丁程鑫直接打断了敖子逸的话,冲到桌前,两手撑着桌子,朝着敖子逸怒吼。





    敖子逸把脚放下来,看着质问自己的丁程鑫。




    “您指的是哪件事儿?四年前?还是几天前?”敖子逸说着,还用手挑了挑丁程鑫的下巴,却被丁程鑫甩开。





    “四年前我没有,为什么我说了你就不肯信我一下呢?你觉得,我对你的真心,都是假的吗?”





    丁程鑫看着敖子逸,眼中的情感交杂着,有不解,有委屈,有悲哀,也有,对他的爱。





    “真心?我当初倒是想信你,可是当年一切的东西都压抑着我,让我喘不过气。”






    “所以?你选择离开?选择让我这么记着你一辈子,委屈一辈子,孤独一辈子是么?你知道我除了你谁都不要的。”






    “在你心里我离开就是为了让你痛苦么?”





    “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其他的。”





    “那你为什么不想想我对你的爱,我当初离开,是因为不想被你困住,不想接受当年的那个误会,也不想对你造成威胁,不想让你哪天为了我再丢了X.Y。”





    敖子逸眼中盛满泪水。






    “好,那我问你,既然知道当年是误会,为什么杀我父母,是为你父母报仇还是为了让我痛苦?”






    “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谁威胁的你。”






    “你觉得呢?”





    “我凭什么信你。”





    “你看,要是你身处我当年的境地,也会和我一样吧。”





    “你!”





    “你还爱我吗?”






    “你觉得呢?”





    “或者说,你爱过我吗?”






    “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丁程鑫,对不起,我还爱你。”






    “敖子逸,对不起,我还爱你。”






    还是一样的默契。










七夕快乐我的小宝贝们,我爱你们,这个七夕没人陪你们我来陪,毕竟,自己的宝贝自己宠嘛,还有,这篇文我觉得要烂尾,你们做好准备,做好骂死我的准备吧
   
   

七夕那天
别哭完结
一篇发完
我还爱你们的

别哭17

主鑫逸

副七折

黑道架空

专注虐写手

真.小学生文笔

懒癌发作时特能拖文

不要吝啬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哦

要甜饼的请出门右转右转再右转谢谢

不用你们来,我自己骂,垃圾中的垃圾

正文



    丁程鑫父母死了,在他生日那天走的。三年前才相认的一家,就这么散了。




    和四年前敖子逸父母死法一样,同样的十字路口,同样的车祸,同样的凶手自杀,想都不用想,这个惊喜,当然是敖子逸送的。




    “丁儿……你……”李天泽看着蹲在地上蜷缩成好小一个的丁程鑫,又看了看一旁靠在墙壁上的马嘉祺,犹豫好久才开口,可在心里早已想好的措辞在这一刻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蹲在地上的人也不理,把头埋进臂弯里,一抽一抽的。




    过了一会儿,蹲在地上的人慢慢仰起头,靠在背后的墙壁上,叹了口气,把手缩进袖子里用袖口挡住自己的脸,慢慢地站起来,蹲了太久腿有些发麻,突如其来的站立也合理的软了一下,幸亏李天泽眼疾手快接住丁程鑫,要不这一摔丁程鑫可能就晕过去了。丁程鑫撑着李天泽的手,直起身子,慢慢走到自己的卧室,把门反锁,衣服也没换,就把自己往地上一撂。




    他累了,他疼了





    累到连地上的木板都感觉比床舒服,疼到连哭都觉得比笑快乐。





    接下来的几天,丁程鑫饭不吃,就把自己锁在卧室里,怎样都不开门,马嘉祺李天泽有一天趴在门外听声音,过了好久连蚊子叫都没听见,就像时间停止一般。马嘉祺把李天泽拉到一边,自己去踹门,进去就看见躺在地上的丁程鑫,衣服没换,脸没洗,胡子拉碴的颓废样子让人看不惯,这几天也没吃饭,本来就瘦的脱相,现在感觉人一碰骨头就会断一样,瘦到一个新境界。马嘉祺看着地上丁程鑫的自暴自弃的样子,气一下子冲上来。






    “丁程鑫你看看你现在还有个人样子吗你?不就是失去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马嘉祺红着眼,说完还踢了一脚丁程鑫,李天泽拉了拉马嘉祺的衣角,示意他别说了,马嘉祺却微微拍了拍李天泽的手,示意他别担心,他了解丁程鑫,自身本就努力,可遇到这种事,还是得旁人帮他一把。





    “你现在这个样子装给谁看?啊?”




    “你以为你现在的样子会招人怜悯吗?不可能!在我看来,你这就是懦弱。”






    丁程鑫像是被开了开关,他慢慢爬起来,还有些站不稳,稳定之后,他看着马嘉祺,那眼睛里被悲伤覆盖。





    “你说什么?”丁程鑫的声线有些嘶哑。




    “我说你懦弱。”马嘉祺面对这样的丁程鑫,心里难免有些发毛,可表面上还是毫不逊色






    “我恶心?你知道那种被最信任的人误解的感觉吗?你知道那种找不到自己爱的人的可怕吗?你知道那种自己爱的人杀了你爸妈的感受吗?我以后每次过生日都要烧一把纸钱,你让我怎么办?”丁程鑫对着马嘉祺大吼着,眼泪不停往下掉,被马嘉祺这么一激,他就把这些天压抑着的情绪全都发泄了出来,这一吼也是吓着了马嘉祺,从没见过丁程鑫这般模样,倒是让他心疼的不行。




    丁程鑫冷静下来,抹了把眼泪,对马嘉祺说:“我要见敖子逸。”




    李天泽看着他,表情有点扭曲,可谁也没看见。




    “老板,那边的线人说丁程鑫现在因为他父母的事而伤心,无暇顾及X.Y,让我们最好现在不要轻举妄动,免得他暴露”





    “好戏,就要开……”





    “嘭——”被唤作老板的男人抽着雪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声响打断了。




    “谁!”男人的手下喊了一声,立马追了出去,可门外的黑影一闪而过,不见了踪影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发展太快了,没办法,文笔渣,再好的梗都能写烂,你们闭闭眼就过去了

   
   
   

 

不好意思今天我需要捋捋
第一是出道的事
第二就是梗的事
第三就是我家里的事
我现在脑子比头发都乱
我三爷被辜负了
我的梗接不上了
我家里这边逼我也逼得紧
所以我需要时间来想梗
我要找一个让后期剧情炸裂来衔接我之前埋下的种种铺垫
还有
谢谢别哭这篇文
谢谢你们这些人
我爱你们